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新东方王鹏谈:国际化人才培养模式          【字体:
新东方王鹏谈:国际化人才培养模式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新浪教育    点击数:1032    更新时间:2011-5-7    

  主持人:大家好,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的嘉宾是新东方国际高中的王鹏校长,王校长您好! 

  王鹏:你好。

  全新定义国际化人才

  主持人:现在很多高中、高校都想和国际化接轨,尤其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对高中阶段的教育提出了培养模式多样化、满足不同潜质学生的发展需要、探索发现和培养创新人才的途径等要求,高中教育的国际化即是很重要的体现。那么您认为什么样的人才在未来竞争中才能博得先机,并获得持续发展?

  王鹏:现在国际化已经走到了一个新的阶段,20年前,或者更早以前,国际化其实主要就是走出去。因为有很多衡量的指标,我们就从留学生就业方面来讲,20年前你只要出国,你只要回来,某种意义上就是成功了,因为是很稀罕的事情。现在国际化走到今天,大家看到有些留学生回来就业的形势不一定特别好,所以有些人就会产生质疑,其实这不是国际化本身的问题,而是中国留学经历了三十年之后,对国际化人才的定义发生了改变。比如我们现在这样鼓励学生,认为这样国际化的人才才是比较容易成功的人才:

  首先要中国化,这其实也是我们做这个国际高中的初衷,我们没有完全引进国外的课程体系,是因为我们觉得中国学生要出去,保持国际化竞争力,首先得差异化,也就是说他之所以跟别人不一样,跟美国学生不一样,跟加拿大学生不一样,跟欧洲学生不一样,首先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中国学生只会英语,把中文放下,把中国历史等放下,那么这个学生很难走到国际化比较高的境界,因为他其实跟国外的学生没有什么差异。

  第二个才是国际化,首先是中国化,另外还需具有国际化的视野,或者说对国际化做好了一些的准备,比如说首先语言上有准备,其次对国外的文化要有充分的了解,第三是中国和国际之间的传统教育之间的衔接问题,比如说我们原来强调温良恭俭让,但是国外学生比较强调aggresive一点,所以我们要培养学生公众演讲能力、与人沟通的能力等等,当然如果从就业角度讲,可能还要加上在国外一定的实习或工作的背景,这样我们就可以称其为国际化的人才,也比较具有持续发展能力。

  践行国际化人才培养五大使命

  主持人:俞敏洪老师在日前的演讲中提到新东方国际高中要做到真正的国际化、创新化和个性化,需要实现五大使命和任务:保留中国教育中的优秀元素,引入西方教育中合理的要素,全面塑造学生的健全人格,弘扬学生的个性发展,培养学生正确的同情心、价值观和世界观。新东方国际高中如何将这五大使命和任务贯彻落实到日常办学和教学过程中去?

  王鹏:首先,对于俞敏洪老师提出的五大使命的理解,因为我们是基础教育,所以所有的教和育都体现在日常学习生活当中,我们先通过一套课程体系,通过课程体系的设置,使得目标的完成是有保障的。比如我们讲到的中国教育中的优秀元素,其实刚才我有提到我们为什么没有全盘引进国外的高中课程,或者全盘引进大学的衔接课程,原因就是中国的基础教育,尽管比如说有很多人在垢病高考,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除了题海之外,除了残酷的竞争之外,中国的基础教育的的确确是很扎实的,像中国老师这么负责任的教育体制比较少见,老师不仅上课,而且课下还关心学生的发展,给学生批作业、带自习,尽管为了高考、中考,它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是这样的体制使得我们中国的学生在数理化方面很有优势,我们初三毕业生在数理化方面的水平大致相当于美国高二学生的水平,当然这个是限于理论方面,在动手能力方面,我们不一定比得过他们同年龄的学生。

  所以我们要保留中国教育中优秀的元素,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我们把中国数理化science方面的基础性训练功底给学生建立起来,另外一个,中国教学中还有一个很优秀的因素,就是对于中国文化的培养或熏陶,这个我们从学校的德育,到选修课的设置,到研究性教学,到社团活动,其实都在做这样的安排。学生健全的人格、个性发展、同情心、世界观和价值观,我们更多地是通过两个体系来完成的,第一个体系是教学体系,比如说我们会给学生开中国政治课,据我们了解,中国绝大部分国际课程是不开政治课的,一是高考不考,其二留学又不需要政治,但按我们的理解,中国的政治课,其实应该叫中国经济学,或者叫中国哲学。

  我经常给学生和家长举一个下例子,不管家庭经济条件如何,家长特别担心孩子出去后第一盲目崇洋,第二盲目民族自大,我们很多网友可能有这样的经历,一个孩子出国三到五年之后,回国之后就会感觉中国人素质太差,上车不排队,在银行不排队,开车等红绿灯不排队,等等,说国外的天空就是那么蓝,国内的河水就是那么不干净,实际上这都因为他缺乏最基本的中国政治或中国历史或价值观的培训。

  比如我们看法国,法国的塞纳河很干净,干净到你在塞纳河畔洒上人工的沙子就可以做沙滩,可以下去直接游泳,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塞纳河就是条臭水沟,后来法国政府花了200多亿法郎进行了治理。我们想告诉学生这样一个道理,任何国家都会经历经济发展同时环境在一定阶段会下降的阶段,不同的是在于你下决心治理环境的时间和下决心的力度,并不是因为法国人就比中国人素质高,或者他们天生爱浇水,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他们在历史发展过程当中一些特定的阶段,他们现在处于中后期阶段,而我们在初期阶段,我们坚持给学生开这个课程,这就是世界观或价值观的教育,并不是中国这个民族怎么样,所有民族在发展进程中都有这个阶段,素质在某种程度上会先下降再上升。美国也是一样。

  主持人:资本主义国家走的都是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子。

  王鹏:对,其实我们有后发优势,只不过可能我们力度要更大一点,动手更早一点。再一个我们通过社团活动,来给学生进行价值观的塑造,比如说新东方在甘肃、西藏、四川等地建了很多希望小学,我们每年也给西部教师做培训,我们安排学生在每个假期都去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去希望小学或者团中央定点学校,去支教,让学生知道他们的生活条件很优越,并不代表中国所有的学生条件都很优越,还有许多人需要帮助,我们通过这样的课程体系和社会实践,从两个体系来渗透我们的德育教育。

  主持人:据了解,新东方国际高中在扬州开设的校区,已向国外成功输送了两届毕业生,积累了一定的办学经验,形成了良好的口碑,可以说新东方国际高中在家长和学生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与之相比较,北京校区有什么创新之处?

  王鹏:我们在扬州做的是第五届了,之前已有两届毕业生,申请的结果都很好。北京校区的优势就在于我们会更多地利用北京这个城市,作为首都、文化之都、千年古城,利用它的文化积淀,把扬州已有的优势得到更好的发挥。比如我们在北京做了中学生个性化的留学测评系统,跟踪学生在我们学校三年的学习状况、日常行为表现、他的德育状况,等等等等,包括他的能力倾向,他的家庭背景,比如说有的学生家长是企业家,他是家里独生子女,需要回来继承家业,我们在高三上学期学生做留学申请的时候,就会把学生单独叫到一个个性化留学咨询辅导室里面,跟他讲,根据你过去两年半在学校各种综合表现和家庭背景,我们建议你在申请大学的时候可以重点考虑这些大学和这些大学的某些专业,会对你比较适合,我们会提供一些建议。

  另外因为北京有着很深厚的人文积淀,我们成立了一个家长教师协会(PTA协会),其实成立这个协会的原因,我可以举个例子,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到北京的家长素质确实很不一样。我们有一个学生家长,首先给我寄了一整箱子《剑桥中国史》的完整版,又要给我们的学生开课,开课题目就是“中西方文明发展史冲突之下的中国现代文化发展”,这作为选修课开给学生,这就是北京的优势所在。当然,北京还有很多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在社会实践方面,比如这学期开学后,我们就会组织学生定期以世界文化遗产为主题,因为这是我们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做的项目,比如说我们会带学生去颐和园,但不是去旅游,而是先从历史的角度,用全英文介绍颐和园的历史,然后把学生分成若干个小组,比如说建筑小组,这个小组要查阅大量的资料,先研究中国的古代建筑,尤其是明清建筑里面,比如游廊有哪些种,有哪些设计模式,然后到颐和园现场去拍,然后回来再做presentation(演示)。这就是因为北京有着天然的文化优势,使得我们从师资配置,然后到社会实践各个方面,都可以做得更好。

  主持人:也就是更有个性的教学方法,从而更深地挖掘学生每个方面的潜力。

  王鹏:对,全面培养。

  生源:学业水平基础上的个性特长发展

  主持人:新东方国际高中北京校区对生源有什么具体要求?

  王鹏:我们对生源要求比较高,其实做国际课程,我们看到一些做得不太成功的教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什么样的学生都收,所以我们从扬州校区开始,就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比如今年在北京我们只招五个班,因为我们提供的师资和社会实践的安排,我认为这样的生额是最佳的,因此在限定人数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保证生源的质量。

  第二我们会综合考量这个学生的表现或素质,录取标准其实比较接近美国高中或美国大学的录取标准,第一你要有不错的中考成绩,没有中考成绩也要有良好的学业水平考试成绩,我们会根据各个地级市的水平,看学生是不是处于中上水平。第二,学生不仅会学习,还要有音体美或领导力方面的特长,所以我们的学生有大量是钢琴10级、古筝9级等,对于这样的学生而言,我们可以在同等分数下优先录取,因为他们将来在申请美国大学时,在同等分数下依然可以被优先录取。

  第三,我们会看这个学生是不是有很特殊的社会实践经历,这样的学生我们也可以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我举一个相对极端的例子,我们在南京有一个学生,今年被哈佛大学录取,但是录取之后没有奖学金,最后180万的费用他就依靠卖自己养的昆虫把自己的学费给挣出来了,他对这方面感兴趣,从小学开始就养了不少珍稀昆虫。对于这种某一方面有特色的学生,我们不会像高考一样只认你的分数,包括学生有很强的演讲能力、组织能力,都可以加分,我们认为这些就跟特长一样,都应该加分。这是我们在选拔学生方面考量的因素,一个是要求他的学业水平在中上,另外一个他要有特长,要有个性。

  主持人:看学生的综合实力。

  王鹏:对,我们国际高中的初衷就是要打破高考只看分数的单一度量体系。

  选择国际教育形式的两大核心要素:目的国和课程体系

  主持人:现在很多学校采取中外合作办学、交换生或国际课程,国际教育形式多样化,国际课程种类比较繁多,家长和学生面对选择的时候,应该如何更好地选择适合自己孩子的课程?

  王鹏:这个问题很好,就是说现在的国际课程,或者叫国际高中,尤其是在北京这样一个教育资源高度密集的城市,其实大家的选择特别多,但这并不是件好事,家长往往很困惑,因为家长本身不是教育专家,也不是留学专家,我们给家长几个建议,可以来判断孩子到底上哪个课程更合适一些,因为西方有句话:最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第一个,要看你留学的目的国,这个因素原来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在中国它是一个问题,比如说我们见过很多A-level的学生都申请美国,这个就导致学生非常被动,因为这个课程体系本来是去英国的,最起码是英联邦国家,但是我们看到的英国使馆文化处公布的数据,中国大陆的A-level学生,有接近四分之三的人首选美国,所以这就导致课程体系被迫进行转型,大量的A-level学生到新东方来继续学托福,学SAT,学AP课程,这样就很被动。你如果想去美国,原则上讲你应该选美式课程,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不管什么样的课程体系,对于拿中国大陆护照的学生家长而言,最重要的是首先进入国外比较好的大学,为此你所选的课程英语考试部分必须是比较有保障的,也就是说我们既然上了国际高中,我们就不能在三年之后再去国外读语言,更不能去读预科,因为美国就没有预科。我们希望学生应该直接进入大一,甚至把大一的课程修掉一部分,这才是比较成功的体系。所以在中国,某种程度上讲,这种所谓的“快乐教育”模式是没有土壤的。因为我们也跟很多家长交流过,家长问我们的学生是不是很轻松,我说这不可能。因为你是一个大陆学生,你想进入美国前一百名大学,或者前五十名大学,一个最大的障碍是你必须通过托福考试,如果想进更好的大学,还要通过SAT考试和AP考试,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没有快乐教育的资本。如果学校教学抓得很松的话,最后的结果不会太好。

  第三个是保证出口的情况下,这个学生能不能得到比较多的综合素质的培养,尤其是中国教育这方面基本素质的培养,包括我刚才讲的数理化的能力、基本功、跟国外衔接的能力,包括语言能力、表达能力、领导力、组织能力等等,这些课程如果没有的话,这些学生只是考试,也没有意义。

  第四个还要看这个课程体系当中的社会实践,因为要进入国外学校尤其美国的名校,只有考试成绩只有分数没有意义,他一定会看你是否有大量的社会实践,有没有社会实践形成的结果。

  所以对家长而言判断比较简单,抓住两点。第一个要看目的国,你要去美国就学针对美国的课程,去英国学习针对英国的课程,效果是最好的。第二个看课程体系,这个课程里面包括教学体系,包括社会实践体系,包括德育体系,这些体系能不能使你的孩子既能顺利地通过考试,又能得到综合素质的培养。我觉得家长可以按照这样的标准来做选择。当然其它的还可以看看师资,考虑下费用等等,剩下的工作就比较简单了。

  国内高考VS留学申请:脚踩两只船高风险

  主持人:刚才您说的我比较认同,学生在国外学习不是那么容易,用别人的语言学别人的课程。还有每年都有留学热,尤其在高考之后,留学热潮会大幅提高出国留学人数。很多人是高考没被录取才选择出国留学,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王鹏:这种选择无可厚非,因为有些家长基于经济考虑,希望孩子首选是在中国读本科,因为这样费用比较低,我认为这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或者说家长认为孩子能考上中国非常好的大学,比如一本前二三十所大学,也可以积累一些国内的同学资源,如果能考上的话,在国内读也不错,这个都可以接受。

  比较糟糕的情况在于,没有想好到底出去还是留下来,所以这边既要准备高考,那边也学着跟出国考试有关的课程,走走看,如果高考特别好就留在国内上学,如果出国考试考得特别好我就申请,这种脚踩“两只船”其实风险比较大,你一门心思奔着高考也可以,哪怕高考失败了再来准备出国也可以接受。你如果全力以赴地申请也可以。前两天我还跟家长交流,这个脚踩“两只船”现在风险非常大,为什么这么说呢?五年前你还可以这么做,因为那时候学生申请还不需要什么SAT,托福就可以拿到全奖,现在不行了。所以现在的学生如果要想取得比较好的申请结果,光有托福成绩是不够的,你可能还需要SAT、AP等,这些课程加在一起所需要的时间,使得你没有办法脚踩“两只船”。

  另外,现在的高考,中国一年毕业600多万大学本科生,如果你分心最后考上一个二本的学校,或者一本末的学校,但是你又不能挑学校挑专业,最后其实都很尴尬,你去还是不去,这边你又没有全力以赴去做申请,你最后可能申请到两百名或三百名的大学,你也会很尴尬,签证能签出去,但学校你不是很满意,因为国外换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留学发展到今天,当中国每年有二十几万人自费留学的时候,我们给家长一个建议,尽快决定你孩子的方向,你是押宝高考,还是冲击国外留学名校,这个要尽早拿定主意,最好在高一就能明确,因为现在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所以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机会留给我们犹豫、等待。

  主持人:所以早做决定。

  王鹏:对,早做决定,然后全力以赴。

  主持人:由于我们时间的关系,我们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非常感谢新东方国际高中王鹏校长来到聊天室,和各位网友分享了新东方国际高中在国际化个性化人才培养创新体系方面的探索与实践,为我们打开了思路,也给有志于出国进入高一级学校深造的中学生及其家长提供了指导,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一期再见。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f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站长: